La Croqueta

Fish killer🍽

Ein lecker belegtes Brötchen 🍞

The kind of blue cures all blues🔹

【OS】我的船长大野先生



与真人无关


字数约2k


BGM  Salade De Fruits





        很多时候,我觉得自己是个优秀的航海员。这个世界如同大海般深透却不可捉摸,每个人和他的小团体都拥有一艘小小的船,航行在自己的海道,遇雨遇风都不会停下。


        四十多年,我的生活算是在计划内十分靠谱,自然也担得起“优秀”这个夸赞。我和我的团员们都是,虽然遭受过巨大的暴风雨,但是都已经历练得十分优秀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遇见大野先生是在三年前。那是个难得的休息日。我在点着黑加仑熏香的寝卧里睡午觉,院子里扒拉什么东西的声音把我吵醒了,于是我穿着睡衣,就这么意外地遇见了我的船长。


        它见到我,开始还小声喵喵,背也拱起来了,很大敌意的样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结果我一拿出冰箱里死贵的小鱼干它就来蹭我的手心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趁机抓住它的脚掌!


        它那副懒得要死又漂亮高傲的样子颇像一个人。本来我被吵醒难得的休息日子还有些没消完的气,这一下都没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叫它船长,偶尔也恭敬地叫他大野先生——很多时候是它爬到我的键盘上或者床上捣乱的时候。


        真讨厌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船长对鱼的热爱超乎想象,我知道普通的猫是爱鱼的,但是船长的爱可以用“至死不渝”形容。


        有一次我拿了一张影片,女主角偷吃了鱼缸里的金鱼,那是个温馨又让人掉泪的电影,挺老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也老了,很容易被这些剧情感动的,尤其是影片里的阳光和窗外的一样刺眼。于是我侧身去拿纸巾。


        然后我的船长竟然正趴在我的鱼缸外虎视眈眈。


        ——那可是他送我的鱼啊!我差点大吼着跳起来。然后晚上没给它饭吃,我一个人吃完了一人一猫份的小鱼干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打着嗝看着那个蔫着的小黑脑袋。船长正郁闷自己在家中没实权了,看那个样子还很有些委屈巴巴的。刚喝的水把胡须沾湿了,看起来像因为悔恨掉的泪珠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开始深刻地反省起自己来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“翔君这样是不对的喵。”晚上做梦的时候我看见了我的船长,它张开那张小小的嘴,胡须上的泪珠还没干,“翔君……翔君会变得讨厌、会让人生气的喵!”说着它打起了哭嗝,黑脸竟然一红,还恼羞成怒冲我大吼:“就是这样!你老是这样惹人生气!……惹人生气喵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翔君这样是不对的。一天几乎不睡觉就念书什么的,身体会垮掉。”我刚登上那艘船不久,那个人也这么跟我说,明明他才是担心得连觉都睡不着的那个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这么认真喵,我又不是要真吃那条鱼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这么认真的,就算翔君不那么努力也是最好的翔君。”





        我的船长不知不觉陪了我三年。其中弄坏我的床单17次,抓破沙发5次,踩坏键盘1次。


        偷吃鱼不成39次。


        骗子!说好的不是真要吃呢!我冲它吼。


        骗子!说好的四十岁就在一起呢!我不敢冲他吼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是个优秀的航海员,航海员应该遵守本分,不能僭越更不能批评船长。


        许多年前我出过一次真正的海,是和我真正的船长。


        那个时候他还顶着被晒黑的皮肤,老是拒绝我喝酒的邀请,一个人把孤独和自由两者诠释得无比痛快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呢?我只能在广播里孤独地唱着《Where is the love》。


        但是他从看见我踩上甲板开始就很激动,语速快得像倒豆子。他不停地教我怎么使用鱼饵和钓竿,一边亲自示范给我看,背挺得笔直。我担忧地看着他防晒霜没涂均匀的侧脸。
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一天接近黄昏的时候,我的桶里有好几条鱼,他的桶里一条都没有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的船长先生很气恼。他特别小气,从此以后我再怎么请求都不带我出海。


        ——我是个骗子,我是个被闲置了十分久的船员,根本不优秀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喜欢我的船长先生,可是我觉得他不喜欢我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我遇见大野先生是在三十年前。登上甲板的那一刻,我打算跟在他身后做一辈子的船员。猜拳的时候我无论如何都要让他成为货真价实的船长,因为我是个谨慎的人,做什么事都要留一步——不是不信任,而是习惯使然,以便之后给我坚定追随他更充足的理由。


        在爱情里我总是防不胜防,老是认为自己不够谨慎。哪怕给自己留了无数条退路,我也十分害怕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不是害怕这么多的退路会被堵死,我是害怕那个时候的自己宁愿死也不愿回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那晚我听见一个油管主在讲念书心得,说道其实痛苦的程度与时间的长短毫无关系,听到这里我狠狠嗤笑了一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船长是不是听到了,它本来窝在小被子里的脑袋动了动。




        后来船长离家出走了。我看着冰箱里消失的小鱼干发呆,关上冰箱门是又看见了一个艺术的黑爪印,从那个劲道凌厉的风格看情绪是愤怒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离家出走喵!”我猜它的告别书会这么写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还是很着急的,我去找了我的邻居和物管,叫他帮我一起找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听我讲完都一头雾水:“找什么大野先生?您把他邮件弄丢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就知道不该取这个名字!





        急得不知道如何是好,我在沙发上过了一晚,第二天我意外地不修边幅地出了门。出门之前我看了看穿衣镜,然后见了鬼一样跑下了楼梯。


        都是船长的错!


        我浑身沾满了树叶和草屑,狼狈不堪的时候听见了我此刻最不想听的声音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翔君、是翔君喵?啊不……你在干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我不想转头的,可是条件反射让我弯起了嘴角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找猫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那个人蹲下来陪我从早晨找到了黄昏,我们还去贴了寻猫启事。可是没什么用,倒是他看见我打出的黑猫名字时没什么反应,白惊得我一身冷汗。


        然后在那个满是汗味和胡渣的傍晚,他提出了几年前就改兑现的诺言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在失去猫的痛楚和被告白的惊喜之中犹豫不决,然后果断放弃了找猫这个愚蠢的行为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站起来的一瞬间我好像看见了他受伤的眼神,像是被抛弃了一样。然后他就突然凑过来揽住我的腰亲我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搬家来的时候看见了那个愤怒的爪印,还蹲了好久,像在研究一件艺术品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我一直都不认为自己是个优秀的航海员,但是我的船长他工作更失职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在搬家的当天晚上上了他的船员。


        隔天我在洗衣篮里抓起了他地味的衬衫。甩进洗衣机的一瞬间闻到了熟悉的小鱼干味。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我真的再不会买小鱼干!






后记




        给苏小姐 @SHÖ 的甜饼,谢谢您的北京山色稻香村嘻。


        今晚到家注意安全啦。


        大家节日快乐,明年见。


        明年我们也好好相处噢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丸子







评论(11)
热度(49)

© La Croquet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