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a Croqueta

Fish killer🍽

Ein lecker belegtes Brötchen 🍞

The kind of blue cures all blues🔹

【OS】出海(二)




私设,与真人无关

字数2k




        早晨吃饭的时候大野费了好大劲拖樱井起床,少年腰和四肢虽然都细细的,到底比大野高上那么一点儿。一顿折腾下来累得他多吃了碗饭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觉得今天樱井就该去找失散的亲人了。出门之前他还扬起脸对樱井笑了一下,告了个别——顺便出于礼貌终于问了名字。然而在解开绳索的时候本该走掉的人又出现在大野的视线之中,大野心中升起股怒火又不知道怎么发泄,使出力气掐着樱井的腰把他硬生生抬到一边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樱井还穿着昨天那条灰扑扑的红裤子,上身穿着不知道从家里哪个角落里搜出的蓝格子衬衫。少年细瘦的上臂隐约可辨肌肉的线条,却不是适合海上作业的实用款型。


        上船之后樱井翔见对方再没管他,长手长脚踩上甲板躺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野智每天的航行路线不太一样。应该这么说,一周之内他的备选路线都烂熟于心,但什么时候是哪一条,是不断在变的。这大概是这个岛上默认的规矩,渔民工作之间互相不怎么碰面,谁也不抢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是大野自己加给自己的一条。他看来随和木讷,但也不是全无防备之心。若是次次出港路线同样,免不得被有心人看了去,做些手脚什么的。干这行的几乎人人都有着随时葬身海底的觉悟,一艘渔船失踪和一起恩怨纠葛从来也不怎么脱的了干系。大野虽勇敢,但并不愿意留得个无缘无故消失的名头下黄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如往常,在上午工作结束之后,正午时分行驶到某片海域。身后水箱中的鱼跳得不行,活泼好动。大野智伸只手进裤兜摸打火机,小半会儿摸出两个空口袋垂下来在大腿两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这里哟。”他循着声音看过去,樱井靠在侧面船头的栏杆边,向上一遍遍抛起那个黑色小巧的东西又接住。他的手生得好看,握住火机的时候骨节稍稍突出,皮肤跟奶油一样。大野的手也好看,但和樱井是完全不同的类型。那双深色皮肤的手才更适合手作,削木头做皮鞋之类的,捏起零件的时候会有种把那颗东西捏到爆开、淌出汁水的美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年的手过于柔弱了,虽然灵巧。其实更适合握些他本握不住的东西,更大些的,更长些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野从他手中夺回那个温度较高的机器,给自己点了烟。樱井跟着他走到烈日下。少年晒了一天的皮肤完全没有变红,反而给大野一种越来越白的错觉。他抽着烟,机械地吞云吐雾,完全忘记自己这个持续如此久的习惯乐趣之所在。

        愣神之间,大野感觉面前有片阴影遮下来。他为了方便会把头发剃得短些,鬓角也不放过。此刻的阴影像是那些青色发根的延伸,一直疯狂生长至船长的鼻尖才堪堪停住。

        樱井盯着近在眼前的人看了一会儿,抽走了大野右手快燃到尽头的烟,吸了最后一口轻轻松松掐灭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大野以为这已经是极限的时候,来历不明的妖精转过了头,把那口没吐出来的直直渡给了还在愣神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大野在爆发出剧烈的咳嗽之前发现,除了怎么都忽略不掉的烟味,还有被气体充盈的气管,他在和少年接吻的时候感受到一种说不上来的温柔。

        该怎么形容,比海风的味道更浓却不惹人讨厌,反倒是让人在烈日底下感到清凉扑面。若不是因为惊吓导致大野智一把推开他身上的妖精,潜意识里他其实有些想延续这个吻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怎么的,潜意识里,他觉得樱井不坏。用句不恰当的来说,甚至很单纯。很想是为了报恩或是其他什么就一心撞南墙的类型。


        但想到这里他又不愿再细想,因为男孩儿在此刻对他来讲仍然是那个至多不久就会离开的人。然而他又不知道樱井是怎么想的——不如说,他从来都不清楚樱井是为什么来到他身边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回去的时候到了傍晚,樱井嚷嚷着饿得快死了,大野智打开自己的腰包,掏出鱼肉香肠给他先垫着,自己也拿了根。樱井难得安静,两个人一高一低坐着不说话,看日落时分,太阳的光如同被戳破的颜料袋子,不停地染黄四周的天空。最边上一圈被染成了柠檬黄,那颜色又慢慢染上了两个人的眼眶,像是什么化学物质一般低低地欲要燃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能不能在这住一段时间?”樱井不等地平线上的玩意儿完全变黑,偏过头急着问旁边的人。大野愣愣看着他,又想起刚才那个突兀得不行的吻。他没谈过恋爱,除了自己母亲和家姐的手,连女人都没碰过。一时之间他难以描述从心底里升起的那种感觉该如何形容才好,虽然陌生,但是并不讨厌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坐在船上伸长了腿,船随着海浪温厚地摇晃着,船长觉得自己被摇昏了头,可能不知不觉就点头了也说不定。他拒绝承认这个,却在煮晚饭时多拿了双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筷子是他自己作的,长短适宜,粗细合手,带点儿温润又凌厉的巧劲儿。看着樱井急匆匆把饺子送到嘴里,又被里面的馅烫到吐出来时,他才猛然想到,自己连樱井是什么身份都不知道,好像从昨天遇见他以来,这个问题就一直被回避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樱井翔不愿意告诉他自己从哪里来的,但这种行为是善意的掩盖。大野想了良久,想到筷子前端把饺子皮夹破,蘸水和油混合着流到圆滑的低端停留好些时间,他也没想出个突破口。直到油滴进碗里破坏了他视线的平衡,大野这才低头一口吞下饺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不明白,也暂时不愿意去问。他有种预感,樱井会主动说。另外一种预感他拿不准,但也隐约感觉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觉得樱井实际一直都在他身边,并且总有一天,他自己会看见那个答案。





TBC





        听米老师的话慢慢写不着急,决定把前面添些情节。今天写了这么些就发上来了。其实本来今天就打算开个车车不过觉得情感铺垫还是有些问题,所以大家吃不到肉就怪米老师嗯(什么逻辑

        另外其中有个情节,小翔抽烟那段我超喜欢,是《出海》这个电影里,女主角拿走男主角的烟吸了一口又换回去,男主角没有拒绝。这个小小的细节表明他们是同类。我印象中其实山组本质是有点相像的,只是表现得像两个极端反而没人相信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手机编辑所以调不了格式,有空会调,大家先凑合看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大家晚安,有建议和感受欢迎留言哒(*≧ω≦)


评论(24)
热度(51)

© La Croquet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