鮮奶丸丸

希望你快樂👨🏽‍🎨

【OS】出海(四)


私设,与真人无关


字数2k7




        在春日来临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他们过得都非常愉悦。


        北方的早春,海边樱树的枝干依然是光秃秃的。和温暖的城之内有很大的不同。不如说,季节伊始的温度来得比严冬都低。海下沉睡了整个冬日的海浪又开始翻腾。


        樱井在春日时候明显比冬季来得好动,沙子还是冰凉的时候他就已经赤着脚在外跑了。之前下大雪的时候虽说也鲜活得不行,但总归是有那么一点恹恹的,就像是身体是水做的,太冷了就由中心往外凝固起来。不做爱的时候,吃饱的时候,刚睡醒的时候,大部分时间大野都看见他盖着毯子,蜷在火炉旁边把玩些莫名其妙的玩意儿。这个时候大野就有点后悔家里几乎没什么书可以拿来念。他懒得看汉字,电视机的线路在大雪时不会很好。说实话是有些无聊的,除了那些两个人黏在一起的时刻。


        在花开之前,海边的春日似乎有点单调。大面积的蓝和浅咖色各占一半。春天在任何地方都是被呵护的,被宠爱的,唯独在什么都掩饰不了的海边,她被暴力撕扯下衣裙,露出血迹斑斑的嘴角和苍白的大腿。大野趁着休假和开工的过渡期带着樱井去了一趟不远处的城镇。买了一些生活必需品,还有樱井的衣物。他想了想,咬咬牙又掏出一些錢买了些书,还有画册。


        靠船吃饭的渔民日常开销真的不算大,但也正因如此,收入自然也谈不上高。那天晚上樱井在他身侧看书看到很晚,晚到头顶上的灯光在大野眼中变成了一条缝眨啊眨的。他能感觉到身边人规律的翻书声,一页页带着油墨气扑向自己的右脸。等到灯光终于熄灭的时候,窗外的星已经不见了,云的轮廓浅浅地流进大野眼角。他醒过来,侧头看刚睡下没几个小时的人,樱井的脸由于熬夜的关系稍稍肿了一些,脸蛋边缘透着些粉。一只手就可以握住的书被他扔在被子上,书脊陷进一些在分开的两腿间的棉花里。书看起来不薄,但看样子樱看得差不多了,尤其是开头几十页,已经被卷得有了惯性平整不了。大野心里酸酸涨涨的,他重新埋进枕头里,打算珍惜珍惜为数不多的回笼觉时间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大野智从床上坐起来。他的头发有段时间没有修剪,一部分贴在头皮上显得过于滑稽。他看起来很困倦,左眼下有着厚重的眼袋。他起身洗漱,床上有一本书侧躺在柔软的棉絮里,看起来只翻了不到一半。


        秋天冷硬的线条让四周变得压抑不堪。海岸的春天从浅咖和蓝色开始,又以同样的颜色结束。温柔的樱花从来都没有存在过,或者生生被整个夏日吞噬掉。大野常做梦,梦里这个少年赤身躺在甲板上晒太阳的样子,踩着水捉螃蟹的样子,还有微微弯下身笑嘻嘻亲吻大野的样子,让他分不清现实和虚幻,觉得自己快变成一个童话里捡到宝石的幸运儿。


        镜中的他很不精神。窗外的朝阳还没剖开地平线,光线暗得能看清还没逃走的启明星。他把牙刷从嘴里拿出来,看见膏状的物体被牙齿磨成浓密厚实的白沫,它们不听话地流到牙刷柄上,要是大野智再抬一抬手,泡沫似乎会得寸进尺流到手腕向里的位置。


        这让他想起一周之前的景象,想起的那一瞬间大野的胃里翻搅不停,但他几天吃不下饭,吐出来的只有酸水。酸水吐完之后就只剩干呕,大野双手撑在洗漱台两边,双眼发红,背弓成一个颤抖又痛苦的弧度。


        太可怕了,他止不住地想,却又拼命想把这个想法赶走。一周前站在他面前的人仿佛不是他认识的那个樱井,他印象中的樱井是个妖精,趾高气扬厨艺却极差,有时候会安安静静地讲些书里莫名其妙的句子。是个大胆又纯净的人。可当他看向对面,樱井的脸变成了一种让大野恐惧的情绪,悲伤又无奈,甚至还有宽容。


        大野智控制不住地跟着自己回想里的视线向下移,把目光锁定在樱井光裸的上身,还有锁骨处已经溃烂的皮肤。脓水从肩颈流向樱井的腹部,伤口处发红得厉害,本不多的肉几乎全部翻烂,甚至露出连接的筋骨。他记得自己把食指伸进了伤口处,脓水像发红的海水一样不停地往外冒。


        樱井没喊疼,但他很慌乱。他张开嘴,朝大野说着什么,又像是只在呻吟而已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他停住了自己的回忆,被镜子反射的光亮得有些睁不开眼。窗外的风吹进来,很久没用的餐桌被气流掀起一层灰。在真的无可奈何的那段时间里——仿佛一个世纪那么长,他对樱井的爱恋逐渐变成了恐惧和排斥,但是又有不停涌来的内疚。这些内疚体现在他一直没有整理床上右侧的枕头,还有那本翻了一小半的书。


        大野很久没出海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出海渐渐变成了恐惧的事,他难以控制自己在走向渔船时内心升起的抗拒。


        时间从这里往前一点,樱井盘腿坐在椅子上,夏日的热风顺着风扇吹着漫画的书页。他怕手上的伤口弄脏纸张,就用筷子尖夹着页角往右翻。明明已经没什么精神了,这个动作却显得像个顽劣又活力的大学生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时间再往前一些时候,春末那个冷得要命的夜晚里樱井对大野说:“这些伤口总会自己又裂开,而且越来越多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小翔,是被鱼钩挂住了吗?伤口看起来很深。”他们刚洗完澡,大野抬起樱井的手臂,有点担心地问。不等樱井回答,他拿起床脚的药箱,取了点酒精和软膏。但是伤口愈合以后又在新的地方出现,不知情的大野有一次还生气了,他印象里樱井不是这种毛毛躁躁的性格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想到这里觉得有点好笑,开始谁都没有把这个当一回事。就像是有八成几率痊愈的绝症,谁都没有把它当作绝症。“良性的肿瘤”,大家都这么说,就像是谈论总会疏通的下水道口,带着一点无奈又充满信心的口吻。在此之前,大野尝不来逃避的滋味,他没有为了逃避而如此专注用力地擦银色的鱼钩,也从没有如此仔细欣赏四周的景象。那个时候岸边的樱花已经开了,远看粉色朦胧的一片,而船上的他们正不停逃开那里。远处的山和树,还有云,再开得远一些能看到城镇。新修的商场和海鲜市场,还有工业园区。有传闻说工业园区有一些会迁到离海近一些的地方,空地上已经开始做准备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樱井坐在靠鱼箱很近的地方,半张脸隐在浓密的阴影之中。出事之后他再也不晒太阳,也就不怎么到迎着阳光那片的甲板上,再者他也不想看见大野的眼睛。他不知道自己躲的是哪一个。


        樱井抬手细细看手臂某处,其实伤口大大小小都没有多大的差别,并且都以惊人的速度扩散着。痛感是没有的,难受的只是感觉到气息好像跟着一起紊乱了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回忆断断续续地带着窒息感向他涌来,如同海水一般。大野智好像真的感觉到肺部因为氧气的流失而收紧发疼,呼吸带出血红的丝。就是那个夜晚樱井提出要出海,大野应了一声,带了些平常的工具就扶着樱井上了船。其实那个时候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好好说过话,船开了一些时间,海上仍然是安静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天空在深夜时分像个偷情的婊子,悄悄俯下身去亲吻海面,直到两个人染成同样的绀青色。樱井没什么精神地躺在水箱旁边,听船底的海水声音。“呐。”他开口,却不转头看大野。


        大野很轻地嗯了声,却也望着前方。停了半晌他从房间里拿了水递给樱井。樱井侧过头看四周缓慢流过的山峰,像是年老的怪物一样,形态可怕又脚步蹒跚,他感觉自己处在一场毫无看点的冒险之中。他的手边缓缓正在渗出什么来,这种有些刺疼的感觉他再熟悉不过。


        是海水。





TBC




        下章或者下下章完结。说好的控制在五章左右,但是不知道后面会不会爆字数(也可能不会),在最后一章的时候会把全文放上来。


        我覺得大家肯定都猜到櫻井什麼來歷以及他到底怎麼了⋯⋯😂而且我真的越寫越沒信心覺得劇情好扯(爆笑


        以及我好想写新文啊!最近想到一个短篇的梗,想写得手痒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那么晚安。欢迎留言!初夏愉快XD




        丸子





评论(7)
热度(39)

© 鮮奶丸丸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