鮮奶丸丸

希望你快樂👨🏽‍🎨

【天然】本能




高圆寺达也&富士冈耕太

有私设

5k





         高圆寺医生的腿上是一只毛发蓬松的比熊。平时他都在它脖子上拴一根绳子,走哪里都带着——小家伙特别特别黏人,要是一点点时间里不在它身边,就算高圆寺医生去上了一次厕所,回来的时候也会听见它小小声绵着嗓子叫唤。


         医生叫他太郎。他刚刚给它洗完澡,白色的毛从头至尾炸开来,趴在腿上像团白毛球。


         今天的阳光好得过分了。神乐坂此时正处在夏季雨期,细密的雨线把人和动物都浸泡得湿而软,难得有这样的天气给太郎和自己放放假。


         圣子呢?它肯定不愿意出来。强行抱出门的话,逼急了说不定还会挠上自己两爪。


         高圆寺医生抬手把吃空的便当盒用布扎好,放在长椅的一边,然后用再熟练不过的姿势给太郎梳毛。大概是毛的颜色晃得眼晕,也可能是食困,总之他没呼噜几下就仰头睡着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这一觉睡得真好,甚至还做了个梦。梦里他看不清对方的脸,只知道对面站着一位青年。雾气腾腾地,医生想伸手碰他,青年一碰就散开成了一片水雾,染得他满脸湿润。


         下雨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他睁开眼,无奈地看着头顶的乌云。还不算大的雨滴滴在他的眼睛里,惹得医生又闭上了眼。他的手习惯性地去找太郎。


         嗯?


         不同于太郎的柔软触感,医生碰到的是光滑细软的毛发。他低头确认,映入眼中的是一个栗色的脑袋,还有海军蓝条纹的上衣,以及他怀里揣着的太郎。


         太郎睡得正香。


         青年感觉到医生在动,他从浅眠里转醒,似乎一点也不觉得抱歉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是高圆寺医生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是。”医生看着这个瘦弱的青年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波恩最近常拉肚子,跑了很多地方都不见好。爸爸妈妈不能出远门,姐姐要工作,所以只能是我把它从医院带过来了。”像是面对着久了未见的邻居,感觉不出过多的生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医生这才注意到青年宽大的条纹衫下是一整套的病号服。宽大的水蓝色裤脚边竟然藏着一只巨大的金毛。病怏怏的坐着,仔细听还有呼噜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啊,抱歉。”青年后知后觉地,“太累了。本来想坐在旁边等您醒来的,没想到也睡着了。”藏在栗色鬓发后的耳尖有些红。


         竟然轻得和太郎差不多。


         高圆寺医生看着青年的眼睛,没有任何杂质的、清澈的眼眸,里面藏着的情绪都是温柔的,就连担忧也是。他从青年的怀里抱过太郎,从头到尾它都没发出一声不满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进房间再说吧。”他找到自己的眼镜后便起身,也自然地牵过波恩,青年跟在后面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 “忘了自我介绍,我是富士冈耕太。”付钱的时候耕太说。“高圆寺达也。”医生回应。耕太从他手中取过零钱,指尖触碰到医生的手心,轻柔得像是圣子在挠痒。


         圣子是只橘猫。品种是随处可见的,名字也是随处可见的。但是姿态是高贵优雅的,像那位舞台上的女歌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下次见。”医生补充。他看着耕太的背影,耕太转过身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下次见。”他礼仪周正地鞠了个躬,带着明显健气一点波恩走了。水蓝色的下摆晃进医生眼睛里,有波光粼粼的错觉。


         太瘦了,他想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 下次见面之前的中午,高圆寺医生炒了炒饭。他故意放了两个鸡蛋,还有虾皮。比熊跑进来吵着想吃,圣子也在门口探头探脑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你吃了会掉毛。”圣子撇过头,向空中抓了一爪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 耕太在午后两时过来的,这次他没穿病号服,精神也好些。卡其布料的裤子看起来清爽舒适,波恩在后面慢悠悠地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吃过饭了吗?”高圆寺医生问耕太。太郎抬头看着他,似乎很鄙视没话找话的医生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吃过了。”耕太轻轻嗯了声,他的笑容也是很轻松柔软的,“给自己炒了炒饭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波恩的病其实不太难治,只是比较少见。耕太家那边的宠物医院大概都看惯了大病,对不常见的小病不够上心。一来二去,拖得有点严重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吃完这次的药就已经没什么问题。高圆寺医生有点遗憾。他在写处方的时候故意放慢了速度,透过自己稍长的刘海缝儿望着对面的人。耕太抱着圣子快要睡着了,他的头发比上次见到时长了一些,耳尖被鬓发遮得快要看不到。


        尽管身体很瘦弱,但耕太的脸还是圆乎乎的。医生和圣子都看着那个柔软的弧度出神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抱歉,”耕太似乎永远慢半拍,他站起身把药收进自己的腰包,向医生道谢。


        圣子从椅子上跳下来,跟在耕太身后走了两步,一直跟到诊所门口。


        耕太有点尴尬地回头看着医生,医生倒是愉快地笑了。“下次见。”他说。圣子在关键时刻真是个能帮上忙的优秀选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耕太也笑了,他的脸上其实藏不住情绪,看得出来他也很期待。“下次见。”他说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耕太的医院离这里不远,高圆寺医生后来才得知。所以他有时直接穿着病号服就来了。前一两次还好,两个人都有所拘束,到后来本性就全部暴露出来,耕太有时会直接上手挠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中午太阳正好,两个人坐在阴影下的长椅上,耕太坐在高圆寺医生的腿上。他身高不高,缩成小小一只地。


        医生伸手摸他的脑袋。两个人的发色其实相近,只是医生的会干燥一些,耕太的更服帖。他的指甲圆润,也不长,朝医生脸上呼噜去的时候就像碰了一下,把医生的眼镜带歪一点。倒是医生有时候下手特重,直接把耕太的头发揉乱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为什么这么瘦?”他问。耕太刚刚打开他的手,小心地把头发整理好。他看着耕太的手臂内侧,血管清晰可见,还有很多没愈合完全的针眼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怀里的人动了动脑袋,仰头看他。大概是正在生病的关系,青年的皮肤苍白得紧,衬得瞳孔黑而亮。嘴唇虽然不是健康的红润,但胜在小巧柔软。医生想了想,低头把脑袋凑近了一些。


        耕太看着眼前放大了一倍的脸。医生的刘海垂下来快要扫进他的眼睛,他条件反射地眨了眨眼,看到自己呼出的热气在圆圆的镜片上变成一片水雾,然后又迅速消失。他抬起手搂过医生的脖子,两个人在长椅上接了个漫长的吻。


        大概是不够健康的缘故,青年嘴里的味道不是恋爱小说里描写的那样、带有水果一样的清甜。而是有些淡淡的药味,有点苦。青年的舌头伸过去,羞涩地和医生的卷在一起,他体力不够,没一会儿就累了,任由医生把自己的舌头吸得发麻。


        白色的球鞋在长椅上小幅度地来回摩擦,暗示着主人正在享受一场突如其来的爱情。


        ——大概也不算突如其来吧?耕太在甜蜜的恐慌中安慰自己,想要找寻并不存在的平衡感。他在回医院的过程中脚步明显轻快了很多,妈妈刚送来了冒着热气的茶碗蒸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今晚有好好吃饭吗?”医生的声音在电话里有些轻微的失真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吃了茶碗蒸。”耕太的语气上扬,尾音拖长了表示他很得意。他的脑子里冒出自己刚刚大口大口吃饭的情景。“医生的力量传递到我这里了。”他指了指自己的心脏,明知道医生看不到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,”高圆寺医生却像是就坐在他面前一样,了然于胸的语气太过宠溺,让耕太自己也不由得怀疑起来,“那我准备做饭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吃什么?”耕太问,他的心脏像是刚经历了一场名为“高圆寺达也”的小雨,沁润进干涸绝望的地面上,有什么像要破土而出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茶碗蒸。”医生充满笑意的回答让绿色的小芽彻底开了花,耕太傻乎乎地笑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记得泡杯柠檬茶。”他最后说,笑着挂了电话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耕太好像更瘦了。医生的手覆上他突出的锁骨。他的病似乎没什么希望能好,刚开始明明说的大概率能好来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很巧合的是,他来看比熊和圣子,还有新来的法斗五助时,东京都是好天气。这样的天气里耕太的精神会好一些。


        在确定关系之后两人会去神乐坂逛一逛,吃好吃的牛肉饼。瘦弱的青年不喜欢和医生肩并肩地走,而是爱好牵着手跟在医生后面,任医生拉着慢慢逛,简直像极了猫。他毛茸茸的后脑勺东晃西晃,有时候用手挠挠医生的掌心。


        夏日里很多穿着浴衣的小姑娘,映在两个人的眼里满心满眼的彩色。医生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——白大卦自不必说,蓝色上衣和绿色裤子,还有白色的泡沫鞋,简直再随意不过了。耕太也好不了多少。简单的衣裤甚至连标签都没有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耕太很长一段时间没来了。上次他走的时候忘记把波恩带走,波恩正寂寞地趴在办公桌边,青年的家人竟然也没有来把他牵走。


        青年不在的这些日子里东京天天下雨,灰色的天气把医生的情绪也染成了灰白色。


        到后来波恩代替太郎变成了高圆寺医生的小尾巴,他做什么都跟着。他学着耕太的样子,把爪子放在医生的手心,却只换来医生柔软的笑容。笑容里没有爱恋,也没有过多的专注。


        医生望着耕太的时候,笑容里都是快要溢出来的感情,眼睛里也是。深邃的五官都盛满的爱慕,这样的表情他在耕太脸上也见得到。


        可能是身份的缘故,波恩见不到两个人吵架的时刻。医生对待耕太总是很小心翼翼地,细致地,拌嘴到最后也总是马上道歉。


        波恩一开始以为,医生可能是出于自己的职业本能。耕太的一举一动太像小动物了,让医生不得不耐心照顾。可波恩现在明白这跟医生照顾自己是不一样的,应该说完全不一样。可能耕太一开始也以为自己对医生是出于本能地想要靠近,得到一些抚慰或者是别的什么。


        但后来这样的想法慢慢变质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之间有着真正珍贵的感情,悠远绵长的,不容易被发现的,却又是厚重的,有拯救意味的。波恩觉得那太复杂了,它也不懂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耕太在一次下着小雨的天里来了。他没打伞,穿着和上次离开时一样的衣裤。五助见到耕太,朝他有点凶地吠了几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高圆寺医生跑出来看见的是一颗站在门边不知所措的脑袋。他笑着过去把耕太抱在怀里。

好像比上次更轻了。他想。


        耕太的脸色不太好,他似乎刚经历过一场噩梦,嘴唇干裂,连笑容都是不安和焦虑的。医生看着他想要朝自己挤出开心的笑容,伸出手指把青年的嘴角压回了正常弧度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看着耕太小口小口地喝着热水,脑袋一点一点的。耕太的腿在他的腿上晃动,太过明显的骨头都硌得他生疼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耕太,耕太。”他喊青年的名字。


        青年抬起头来望着他,热水好像没有作用,他的脸色还是苍白的。医生闭着眼睛吻了下去,青年如同以前一样抬手搂住医生的脖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用指盖接住医生的泪水,透明的眼泪莫名有些黏手,顺着关节慢慢滑下来,在途中随着纹路变了方向,流向耕太的手臂内侧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哭。”耕太说,他自己鼻子一酸,蓦地也流下泪来。两个人抱在一起。


        青年的身体还是围绕着药味和苦味,衣服芳香剂的味道也没办法盖住。他的头发被剃光了,用灰色的针织帽掩饰,倒是把耳朵完整地露了出来。没了头发的遮挡,青年的五官突然变得明显起来,就连眼泪淌下来的痕迹也变得更清晰可见。


        医生突然想起来,耕太以前是不在他面前哭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是做了最疼的化疗,也没见过他第二天肿着眼泡来这玩。青年是柔软的,脆弱的,但同时也是坚强的。如此把低沉的情绪外露的耕太医生是第一次见。高圆寺医生感觉自己心脏的某一块稍稍塌陷,有个小人在旁边踱步,最后义无反顾地跳了下去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早晨耕太悄无声息地消失了。在一周之后他又回来,戴着灰色的针织帽。反反复复了好几次,双手空荡荡地什么也不带,腰包也没有。除此之外其他一切正常,看起来身体虽然偏瘦,但好歹痊愈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吃饭的时候,耕太嚼着自己做的盒饭,把腮帮子塞的鼓鼓的,上下动动,像只餍足的松鼠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耕太。”青年好像没听到,大概被自己的咀嚼声填满耳朵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耕太。”医生又喊了一遍,青年在旁边吃着饭,仍然没回头,手却轻不可见地颤了颤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医生的手放下筷子和便当盒,太郎趴在两人的中间,头却是靠在医生这边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别骗我了,耕太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青年的身体猛然一震,他感受到医生宽大的手掌传递过来的温度。是暖的,有生命力的,是他再也没有的东西。


        高圆寺医生的嗓子里大概进了灰,他张了张口说不出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衣服一直都没变过。味觉也没有了,圣子吃了一口你的饭菜就开始掉毛。”医生指指自己饭盒里的菜,好多都还凝结着晶莹的盐粒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太郎和五助闻不到你的味道,波恩更不愿意承认你。”医生坚持着说了下去,他如同往常一样揉着青年的头,耕太没有继续咀嚼饭菜,腮帮子仍旧鼓鼓的,也不知道酸不酸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好好地和家人告别吗?”医生轻轻地问,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之后又继续说,“那么只有我没能和你道别,你才放心不下来看我,对不对?”


        连续一个月制造出仍然健康的假象,每周来一次。其他的时间也不能回家,“你在哪里呢?”医生问。


        青年终于转过头来,他把菜咽了下去,眼睛看起来雾蒙蒙的,像是午饭味道太重把自己憋出了眼泪。但饭盒的菜一点也没有减少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在家后的院子里发呆。我不会饿肚子,也不用换衣服,睡不着,也不知道时间。看见爸爸妈妈出去约会,知道大概是周末了,就到医生这边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他想到青年瘦弱的身体缩成几乎看不见的一团,躲在角落发呆的模样。那么热的太阳,那么冷的雨,那么寂寞的日子里没人陪他好好说话,没人去关心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是我天天来医生这里,肯定会被发现我其实已经死掉的事实……只能逼着自己一周来一次。靠着牛肉饼的香味度过接下来的六个日子。”青年露出一如既往的笑容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坐在天鹅形状的船上,在湖的中心。水面被阳光反射得波光粼粼。医生想起来第一次和耕太见面时他肥大的水蓝色裤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见到医生之后变得很在意自己的形象。”青年小声地说,不无可惜地,“但死去的时候头发也被剃光了,只得从自己的遗物里偷了以前戴的帽子出来。衣服不敢多拿,怕被发现不对劲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高圆寺医生偏头看向船边。白色的边上有一行黑色的小字,“死亡并不是一切的终结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是这个道理,医生想。他的手放在耕太的后颈处,耕太懒散地眯起眼睛。


        湖面上的水雾缭绕,把两人的脸染得湿润起来。









后记



        和颜酱 @:) 互割腿肉嘻嘻,我写天然她写OS。我先发出来抛砖引玉。前几天晚上说了之后不久就想到了设定,但是又回到了脑洞100笔下10的状态。一点也不好呜呜呜呜,我好喜欢天然可就是写得很差!

        这篇没头没尾的也没什么情节过渡,当段子看看还行(?)

        希望喜欢!






评论(12)
热度(134)

© 鮮奶丸丸 | Powered by LOFTER